今天是:

文化

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>> 文化 >> 正文

食 憶

發佈日期:2019-12-27  來源:   俞沁元

三探南長街,是與遠道而來探望我的母親一起。我們在來到了長街裏一家蘇錫幫土菜館,坐在了二樓窗邊的位置。被歲月漆深的木窗外是古運河,運河兩岸自是掛滿火紅燈籠的磚瓦老宅與熙攘的閒客。

老闆娘帶着婉軟的吳語把幾個精緻小盤置在桌上。先是浸滿芝麻油的涼拌馬蘭頭在脣齒間汁水肆意。帶着馬蘭頭的清爽,一股芝麻的醇香便在口中縈繞開了,輕輕咀嚼,這股香瞬間便流淌起來,心中的一角似乎被慢慢填滿。在這份醇香中,桂拂風柔,我和母親不倦地反覆相互傾訴着相別兩個月的生活零碎兒,聊到這些歲月的扶持,講着未來的話。看着窗外,燈火不減,銀月斂了清輝枕在夜幕的臂彎,長街的夜也似乎慢慢濃厚起來。拿起一隻醉蟹,雖已到了尾秋,可是掰開外殼仍是“螯封嫩玉雙雙滿,殼凸紅脂塊塊香”。香脂滿盈輕吮嘗,黃酒的仁厚和蟹的鮮美交融起來。吃家鄉的手扒肉或是烤全羊大快朵頤、豪情滿懷那一套在蟹的身上是行不通的,在這江南水弄堂,蟹是急不得的。尋常人吃也用不到什麼工具,只得一點點地用着自己的脣齒舌得到這些個獨特的甘香甜美。終於,這二兩五的秋物下肚,過足了秋癮,這一秋像是真的逝去了。沁在蟹中的酒意緩緩而來,在心頭湧成一團亂麻、遲來的離緒為此時的歡見紓解,我們相視而笑。謝紅葉,立衰荷,離鴻雁,棲殘柳,中秋的嬋娟終在此刻團圓。

離了土菜館,又進了點心鋪。一份桂花糕冒着騰騰的熱氣。桂的香氣沉鬱悠長,甜柔綿長。這樣的香傾灑在粉糕上,粉糕內是被裹挾着的蜜糖紅豆,這蜜糖從粉糕的孔隙裏鑽出來,很快與桂香糾纏,讓人難以分辨。我小咬了一口,是從甜香中逃脱的粉糕。我的豪氣與耐心積攢在這一瞬終於決堤,我索性全放入口中,這下沉寂已久的蜜糖紅豆終於澎湃起來,甚至蓋過了桂花,囫圇嚥下,胃暖融融的。母親説家鄉已經下起來雹子,猛然想到家鄉現已是辭了一身風雪回家吃熱鍋羊肉的時節。看着這份桂花糕不禁用我“南食北吃”的方法再吞一塊。心情寬朗起來。母親看着我的吃相撲哧一笑,問我這難道是南方吃法?這一笑搖落了風光,像是落在冰上的水漬再也擦不掉了。

想到史鐵生先生曾説:“人在故鄉,並不止於一塊固定的土地,而是一種無比遼闊的心情,不受空間和時間的限制;這種心情一旦被喚起,就是你已經回到了故鄉。”我大抵現在已經回了故土吧。

閲讀( (編輯:宣傳部)

  • 上一篇:父親·站台

  • 下一篇:背歸鴻,去吳中
    • 點擊排行| 精華推薦

    技術支持:信息化建設與管理中心

    校內備案號:JW備170083

    地址:江蘇省無錫市蠡湖大道1800號

    郵編:214122

    聯繫電話:0510-85326517

    服務郵箱:xck@jiangnan.edu.cn